复旦大学科技成果·国家火炬项目·通过医学临床验证

牙医生,牙齿美白,牙出血,FE干刷牙膏

解决:牙齿美白、牙龈出血、牙周炎、牙痛(牙疼)、口腔溃疡等


让您远离 口腔溃疡牙龈出血

媒体报道 > 正文

呼吁公开功效型牙膏临床试验报告资料

时间:2009-10-2 来源:中国消费网

FE干刷牙膏率先在网上公布“功效型牙膏临床试验报告”,呼吁全行业加强自律,主动公开“功效型牙膏临床试验报告”。
     小牙膏,大蛋糕。这小小牙膏,犹如唐僧肉般,谁都想切一块,这是怎样的牙膏规则?国家有无标准?沸沸扬扬的牙防组事件事隔几年后,彷佛又反弹了,“真假美猴王”功效型牙膏充
斥各大城市商场柜台,那么,谁来给断定真伪呢?
近年来,围绕牙膏的含氟有害、二甘醇致癌、三氯生有毒等风波,让消费者神精绷紧,直接威胁到消费者健康的新闻还少吗?中国有句话叫:你方唱罢我登场。这不,今日功效牙膏大战又悄
然上演。
    牙膏产品虽然不是药,但与消费者的口腔健康息息相关,市场上一些科技含量较高的牙膏产品确实具有一定的功效。2008年9月1日国家发改委颁布了《功效型牙膏标准》所述,“功效型
牙膏是除具有牙膏基本功能外兼有预防或减轻某些口腔问题、促进口腔健康的牙膏”。该标准明确规定,功效牙膏的功效作用必须具有“功效验证报告”文件支持,规定“功效临床试验报告”必须由口腔医学院、口腔医学研究所出具。
    然而,一些不诚信的牙膏厂家利用广大消费者缺乏专业知识,乘借《功效型牙膏标准》出台,就以“功效”作为卖点“忽悠”难辨真假的消费者。
    一些心机很深的牙膏厂家,纷纷打起“功效牌”,自称“功效型牙膏”,在包装醒目印上“牙出血”、“口腔溃疡”等等治疗性用语。这一招,果然立竿见影的奏效,大把大把的钞票就
流进了这些“捷足先登”厂家的腰包。
    据媒体报道,北京、天津、杭州、无锡等地的消费者购买了所谓“功效型牙膏”使用后,一点效果都没有,口腔问题没有丝毫改善,他们就将牙膏厂家告上了法庭。官司输赢,我们暂且
不论,要说的是,难道这些生产厂家不知道,功效牙膏必须获得了验证功效的“功效临床试验报告”,才能宣传其功效。可是,一些火热销售的“功效型牙膏”产品的包装上,却都找不到临

床试验的任何信息,这不是虚假宣传是什么?这是制度缺失?还是监管缺位呢?消费者的权益究竟应该由谁来保护?
    我国著名的口腔医学专家刘正教授告诉记者,牙膏的功效临床验证,在国际上有成熟的牙菌斑指数(PLI)、龈沟出血指数(SBI)和牙龈指数(GI)等标准和验证方法,我国的专家和教

授都能掌握和应用,按标准进行六个月的临床试验,数据是科学的,就像考试一样,来不得半点虚假,统计各项指数的数据后,就可以出具《功效验证临床试验报告》。
    据此,《功效型牙膏标准》已经出台。如生产厂家诚信,去相关的口腔医学机构进行临床试验,获得了功效临床试验报告后,按照“试验报告”进行“功效”宣传,那岂不是消费者的福

音吗?
    然而,有专家称,功效临床试验就像“大考” ,是否有功效?什么功效?功效验证临床试验报告就像考卷一样清清楚楚,所以,一些牙膏厂家不敢去口腔医学机构进行临床试验。一旦露

陷了,就没法再炒作概念了。如果生产厂家不诚信,《功效型牙膏标准》就形同虚设。反而成了伪功效牙膏,虚假宣传的借口和挡箭牌。执法部门应该管一管,对于一些夸大宣传功效的牙膏

,凡拿不出临床试验报告来验证其“功效”的,就应视为其假冒伪劣产品,就应该责令其下架,并进行相应的处罚。
    我们记者在网上搜索了有关“功效型牙膏”临床试验的资料,我们发现了一个很奇怪,但是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实,那就是所有的大小生产功效型牙膏的企业,都找不到他们所生产的“功

效型牙膏”是经过“临床试验”的相关资料,而唯独搜索到一家叫“FE干刷牙膏”的网站上有《功效临床试验报告》。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该公司居然在网站上公告说:“凡使用10天,无

明显效果,即可索赔,也可直接起诉,公司愿当被告”,这样的话。这是噱头?还是为了推销产品而采取的一种“承诺性质的广告”?这不能不让人心生疑窦?这是违背常理的做法,这是挑

战所有生产功效型牙膏企业,并与众人为敌引火烧身的自残式“营销”。
    记者到商场和超市随机采访了消费者。消费者说:“厂家承诺无效索赔,愿当被告,好啊,说明有底气!”
    还有的消费者说:“是骡是马敢拉出来溜溜,敢于把临床试验报告在网上发布,我们买着就放心!”
    又有消费者说:“我们都被忽悠怕了,那些知名的国内外大公司有几家公布临床试验报告?”
    调查结束,记者为此专门给云南白药企业市场部打电话,询问云南白药牙膏是否通过临床试验?有没有临床试验报告等消费者所关心的问题,遗憾的是厂家未作正面回答。接着, 记者又

点击云南白药牙膏网站,经过搜索,没有搜索到任何有关临床试验及通过临床试验的报告信息资料。
    记者又分别接通了高露洁、佳洁士等大公司的电话,得到的回答都是模棱两可含糊不清,经搜索相关网站,均没找到任何通过临床试验的信息资料。
    真金不怕火炼,但愿众多的牙膏企业能交给消费者一份负责任的答卷。